屎壳郎博主

自闭了

握草握草不该睡一天的,返校要迟到了,只能随便狂草了aaa

还在构思的一个paro,雷总的设定是白翼恶魔,瑞瑞的还没想好。

完善后大概随缘删_(:з」∠)_我流狂草

灵魂脑洞灵魂创作,我字丑我知道orz崩了很多就用最喜欢的一小节挡挡,仅供娱乐!!请不要太较真了!!!雷总的头巾是因为长了所以海盗团给他打了蝴蝶结,才不是私心x

是1kfo感谢!谢谢大家喜欢我❤画了学渣雷x学霸瑞的励志感人故事哈哈哈x

p1是点图,我终于画完啦!耶,因为时间太久了所以以后的点图不确定id就都不艾特_(:з」∠)_

p3是夜枭的同桌狮狮嘿嘿,提前一天祝自己生日快乐!没时间就只能狂草了,呜呜呜

其余的就都是自己儿子x

【雷瑞】同在

*是提前几天的雷总生贺,我做到了!没有迟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

*小学生文笔注意,干的太匆忙错别字有,部分镜头转换较快

*私设原著背景裁决神使雷×天使瑞[双箭头+日常]

*均能接受请↓

I'm holding on your rope,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round.——《Apologize》

00

 

入夜后的天空搅着夕烧薄淡的暖意,混着冷暖参半的色调草草点缀上星辰,绚丽而恢宏,只是繁星落入调着些瑰红的紫眸,倒是一种再真切不过的沉寂,像是深海之下再微弱不过的生物光,闪烁着,呼地照亮一方昏黑融进半许模糊的色调,却转瞬便被层叠的潮流揉进那混沌。

 

但无论岁月如何蹉跎,时光如何荏苒,雷狮总还是雷狮,是深深喜爱着那星辰的,喜爱着那冷色调的蓝紫染就的星辰,只消小心翼翼地避开那冷冽的锋芒,越过那层层环绕着得星带冰封的无人区,便能触及到灼骨蚀体的狂热。他却总是早早睡下,不曾予以那星辰大海哪怕一份注目,哪怕神使不朽的躯体无需如此,他却执着地,坚持着无意义的星升而息的作息。

 

他说,他在期待。

 

雷狮阖上眼,偃月的霜辉缀上微颤的长睫,那光辉被满天繁星映得细碎,像是从天幕坠落,跌得粉碎,只得在朦胧间描摹着梦中人的轮廓。

 

万千星辰,如玉君子,用良辰美景之说再贴切不过了。只是瞧着总觉得少了一人,那人应是眸中半含柔情晕开了一片瑰红的炙热,身后是遍野星辉,是世界倾注的祝福,夜莺将为他们歌唱,昼夜不休,直到雪夜里第一朵红玫绽放。

 

就像是他们之间的情感。

 

那人会屈身俯首,指尖抚上面庞,撩开那星河银白染就的发,明明是发白如雪,却是柔软温润,怎能叫人不心生欢喜?那人应是轻笑一声,嘴角微扬是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笑意,如此在额角落下一吻,如此在耳边低语,道着情人间再寻常不过的爱语。

 

只是星落天明,哪有什么王子亲吻公主幸福而终的童话故事,雷狮所期望的更非这般儿女情长,缠缠绵绵。

 

他期待着的是清晨第一束微光划破漆黑,有人踏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向他走来,晨曦会落满那人身周,缀在银白的发上,沉淀在那偏蓝紫的冷冽瞳仁里。那是比初日还要耀眼的光辉,是雷狮所喜爱着的星辰。

 

那人会用清冷的嗓音说——

 

01

 

“雷狮大人,该起了。”

 

“Grey,”雷狮皱起眉头,微眯的眼眸却是含着些许笑意“我说过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。”

 

“是,雷狮大人。”

 

Grey仍旧是低垂着头,半阖着眼,一副卑微顺从的样子,面上是亘古不变的冰冷模样,那双薄淡的紫眸更是剔透得像是参不进半分情感。

 

-啧,真是个固执到无趣的家伙。

 

雷狮忽然想起一个人,一个同样固执冰冷的人,却是有趣了许多的,占满他一整个世界的人。

 

雷狮因此略有烦躁地摆了摆手,语气也是不耐烦了许多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他停顿思索了一下,眉脚上扬,对Grey露出一个笑容“准备一下,今天我们要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

“其他神使大人不会许可的。”

 

“我雷狮要做的事不需要许可。”

 

意料之中对上那冷色调的蓝紫瞳仁,深蓝与紫的交汇是古井无波的深海,一时间笼上阴郁,竟是有些责怪的意味。

 

“雷狮。”

 

Grey凝视着眼前的人,责备的话语在唇齿间再三流转最终还是碍于身份还是没有说出,也没有选择卑微地一再退让,而是轻声呼唤对方的名字。

 

这是独属于两人之间的默契。

 

“是——我亲爱的Grey大人。”

 

Grey轻叹了一声,心中再明了不过对方根本没有听进忠告,他甚至已经知晓雷狮接下来的话语。

 

“所以才要准备一下,解决掉那群多管闲事的家伙。”

 

-果然。

 

熟练地换上连帽衫,雷狮翻手将头巾绕成结,他抬眼对Grey露出一个微笑,嘴角的弧度是重复千百遍的恰到好处,他说:“走吧。”

 

而他起身时阖起的眼睑,随着呼吸轻颤的睫,甚至于一呼一吸,前进时跨出的步伐,都在仿佛骤然降缓的时间中定格,就像是复古电影慢放的瞬间,哪有什么光学效应的渲染技巧,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场景和那白日光辉,却是每一帧,每一帧,都是那么完美无缺。

 

Grey发现自己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,哪有什么处事不惊,谈什么沉着冷静。

 

真是荒唐。

 

走在前面的人仍是头也不回地向着远方趋离,留得Grey一人慌了神,乱了阵脚,最终也只得抿唇敛眸,堪堪追上,落得狼狈。

 

02

 

这应是雷狮第一次参加神使会议了。

 

本应充斥尽漆黑的空间长廊,此时却因神族的降临而璀璨,在雷狮踏下的每一步都荡起层叠的星辉,波纹般,卷抚着半分轻柔蔓延,他们无言地闪烁着,献上世界的光辉。

 

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多少呢?

 

Grey凝望着雷狮的背影,指尖是那因前进的动作而晃动的头巾一角,眼前是雷狮微微颤动的发梢,耳畔几乎能听到那轻浅的呼吸声。

 

不过咫尺。

 

他几乎可以一个快步上前轻轻握住雷狮的手,十指相扣,掌心相贴。

 

亦或是在那人唇角落下一吻。

 

仅仅一步之遥,触手可及。

 

可他们之间的距离究竟是多少呢?

 

是十分之一米。

 

亦是千百光年之外。步伐之间不过是半许星河,不过是身份之别,不过是他不能。

 

Grey忽然想起他们的初次见面,那最初的画面笼在纷纷扬扬的光斑中,耳边咋响的人声冲击得大脑都眩晕迟钝。他忽然感觉有人牵引着他离开,有人轻轻握住他的手,那五指骨节分明而掌心温润。

 

直到步伐停下时Grey才终于从一片朦胧的光中剥离寸寸真实,也在那人温热的鼻息堪堪触及面庞时,终于意识到——

 

太近了……

 

黑白的发丝相间,是墨染清泉般,那墨色只消再上扬分毫便能将白发缠绕。专注的瑰紫眼眸不容拒绝地侵占全部视野,是深空紫染的鸢尾星云,是仿佛下一秒便会唇齿缠绵的摄人心魄。

 

那人忽然将触摸着Grey颈部的手松开,距离也是拉远了一节,他对Grey露出一个笑容,话音都柔在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欣喜中:“看来你已经可以看见了。还认识我吗?”

 

“雷狮?”

 

Grey试探性地开口,却发现还未来得及在脑海搜索身体已是先一步做出反应,简单的两个音节仿佛是刻于骨髓,最后几乎是脱口而出。

 

几乎就在那一刹那,Grey似乎看见雷狮眼底的笑意更加浓郁,映着白发青年的模样,晕开了眼角一片湿润。

 

那眼神太过复杂,是喜,是悲,是精密的智能系统无法解读的情感代码。明明是笑着的,为什么会那么悲伤呢?

 

Grey发现雷狮的双唇轻轻翕动,紧接着接听器在音节消散的前一秒捕捉到一个词汇——

 

‘好久不见。’

 

久别重逢,Grey想他理应欢喜,他从那双眼眸中满溢的苦涩读出,应是生死之别了。眼前的人竟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。

 

“大人……”

 

-这不像你。

 

Grey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他已经失去曾经的记忆,不过是陌路重逢,谈何像与不像?

 

“是我失态了……”雷狮阖起眼,转身不再去看Grey,呼吸低而沉重,字句间都带着压抑的颤抖“你只是知道我的名字吧。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“我都在奢望什么啊……明明早就知道了不是吗。”雷狮忽然笑了起来,那是一种极为静默的笑,仅仅是勾起唇角分毫,就连自问自答式的喃呢都尽数消散在空气中,倒像是历尽时光才姗姗来迟的释然。

 

封闭房间的灯光斑驳打下,投下浓重阴影。

 

那化不开的不知是多少年岁的执着。

 

人造的机械心脏也会有钝痛的感觉吗?

 

明明只是齿轮相间的造血泵,75次一秒的轮转是几近无声的永恒,为什么却像是零件蹦离,血液倒流那般痛楚呢。可除此之外Grey的的确确再没了什么感觉。

 

仅仅是指尖动了动,犹豫中收回了接下来的动作,Grey只是凝望着雷狮,面上是一层不变的古井无波。

 

雷狮抬起眼睛,再看向Grey的炙热视线却是失了热度。

 

他说,“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无情啊。”

 

“不过……”

 

光影转换的瞬间太过明暗分明,刺目的光瞬间将走神的Gery思绪拉回,双眼微眯只来得及用余光瞥见雷狮双手插在裤口袋逆光而立的背影,身后是因仰头的动作而扬起的头巾角。

 

像是天使的羽翼。

 

Gery几乎想象出他脸上那典型的海盗式微笑。

 

“哟,这里还真是热闹啊,不如让我也参加参加?”

 

03

 

“哼,你迟到了。”

 

“按例你今天本就该来,居然还迟到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

 

……

 

“哦?”抬手电光在指尖一闪,原力一凝就是一个皇室座椅的形状,雷狮听着其余的神使指责倒也不怒,懒懒散散就往上一坐,倒是个大爷样了“我倒是觉得刚刚好呢。”

 

“啧,我们忙得头都大了,你倒是悠闲啊。”

 

“裁·决·神·使。”

 

“这语气还真是幽怨啊,一个个怎么都像弃妇一样。”雷狮抬手故作头疼地揉了把太阳穴,那神情差点就让Gery以为他真的是欠了什么情债一样。

 

“你还好意思,还不都是因为你!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!”

 

“???不会下一个。”

 

贵圈真乱。

 

Gery忍不住在心中默默感叹一句。

 

谁会想到传说中所谓神袛般的七神使会是这般和寻常儿女无异,甚至更皮,简直各种不嫌事大呢?尤其是某雷姓三岁神使,Gery如是愤愤地想。

 

又如何能断却尘缘得万世无喜无忧。

 

太琐碎了。

 

与其说是开会,不如说是几个孤寡老人家聚在一起嗑瓜子唠家常。Gery下意识晃了晃头,试图让逐渐迷惘的意识清醒。这也不知多久才能结束。

 

“你……还是放不下吗?”

 

谁?

 

Gery忽然感觉一道目光向他望来,勉强抬起眼睑,朦朦胧胧中只能看清那人模糊了五官的面庞,却是立马就清醒了过来。

 

那是雷狮。

 

仅在肩头流转,仅是停留片刻。那使Gery沉溺其中的鸢尾星云便将光辉投向了他身后的虚无。

 

你究竟是在透过我看谁呢。

 

一如记忆片段中最后的篇章。

 

“不过……”

 

“果然还是没有情感更好呢。”

 

Gery却终是做不到忘却情思尘念,无欲无求。

 

他又如何能忘。

 

Gery忽然觉得一切不真切起来,仿佛这不过是一场梦魇,梦中他将过往忘却,雷狮却告别金发的神使从灯火阑珊处向他走来,眼中荡起几分波光,眉宇间尽是柔情。

 

一步一步,纵身踏入那阴影中,来到Gery身边。

 

雷狮说,“走吧。”

 

他们已经等待彼此太久了。

 

可那距离还是太过遥远,好像是隔着无数尘封的过往,隔着太多太多没有彼此的光阴,那些光阴零零散散地杂糅在一起汇聚成河,远远地隔着亿万光年。

 

纵使彼此掌心的温度自指尖交融。

 

04

 

他们是从凹凸大厅出发的。

 

从空谷幽涧到霜林满目,从天苍空野到落日斜阳,他们就像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凡尘之人在这颗空旷的星球前进。

 

Gery看见落银透过树叶的间隙洒落在雷狮发间,暖意伴着树木蒸腾的水汽氤氲,就连那墨黑的发梢都像是在熠熠生辉。那是在黑夜指引迷途旅人前行的月。

 

落了满地霜辉。

 

Gery看见雷狮轻身跃上冰崖,在他身后正是一轮月,亮晃晃的,就那么一直照进Gery心里。

 

崖高百尺,手可摘星。

 

Gery知道他若是这么对雷狮说,他一定会笑笑说,他便是这月,便是这星辰大海。

 

便是Gery的星月。

 

直到雷狮回首,对他挥手露出一个微笑,说,

 

“格瑞——你怎么还不上来?”

 

就连尾音都扬着少年般的朝气,像是18岁,不多一分不少一秒。

 

是岁月流转经年后悄然流露的深情,是掩藏在千万防线后积淀的真挚情感。依然是当年少年意气风发,只为一人倾尽柔情。

 

兴许是之前会议上混沌的头脑还未清醒,哪还有什么谦卑,只有轻浅的一声。

 

“催什么,来了。”

 

却不是不耐。甚至带了点零星的喜。

 

可雷狮听不见他说了什么,也看不见Gery眼底泛起的一丝转瞬即逝的波光。他们间的距离太过遥远。

 

隔着百尺悬崖,百丈冰。

 

Gery不愿再去想这些,他只是伸出手,紧紧握住了雷狮。尽管掌心那点温度驱不散周身的寒。

 

他却不愿去想这些,头脑还是一片混沌,哪还管得了身份之别,尊卑之差。只是紧紧握住那只手,目光却不敢去看雷狮,岔开话题似的说,“怎么突然想到来这里?”

 

“想看就来了,还需要什么理由。”

 

“再说寒冰湖的风景不也很好看吗。”

 

没有想象中因这逾越之举而恼怒,雷狮只是看着Gery,眉目都是笑盈盈的,反倒是更开心了。

 

而Gery凝视这脚底某片碎冰,始终不敢看他。

 

像是不经意间,Gery听见雷狮说,“不过我们确实来这里好多次了。”

 

意料之中没有听见答复,他顿了顿再开口依然是眉角上扬,意气风发少年郎的模样,可那一字一句却是落寞极了。

 

他说,

 

“我知道你不记得,可那没关系。”

 

下一刻他却手揽上Gery肩头,压低声线在人耳边低语一句,热气笼上耳廓染上一片红。

 

“你亲我一下就是了。”

-一个吻便让我缴械投降。

太荒唐了。

 

堂堂神使怎么能和他这区区天使如此。

 

Gery望进雷狮的紫眸,他的身影陷进去像是跌落山崖的飞鸟,骨断翼折。拒绝的话到嘴边硬生生化作一个沉沉的音节。

 

他说,“好。”

 

“什……”

 

这回轮到雷狮身体一僵,脑内一片空白,只能由着Gery揽上自己肩头,蜻蜓点水般,在唇角落下一吻。落在雷狮心里,掀起波涛千丈。

 

雷狮却忽然想起金发的神使对他说,你还是放不下吗?

 

放不下你们的曾经。

 

放不下那名叫格瑞的已亡人。

 

他却不愿再去想那些,哪怕片刻都好,就让他于此沉沦吧。

 

他已经等待太久了。

 

于是他阖起眼,唇齿触到Gery偏冷的唇,全心全意亲吻了身前的人。浅尝辄止,每一分却都是时光积淀下的深情流露。

 

雷狮轻笑着说,“睡吧,Gery。”目光却透过Gery的身影不知落在哪一颗星辰上。

 

或许是登格鲁吧,那颗雷狮最喜爱的星辰。本就意识混沌的Gery在被黑暗淹没的前一刻想到,他的星月在为那颗不起眼的星球驻目。不会是他,不会。

 

他们间隔着太多太多过往,太多被他遗忘,仅留雷狮一人小心翼翼护在心底的过往。

 

Gery的身影陷进雷狮的眼眸,像是跌落山崖的飞鸟。

 

骨断翼折,久久也无回响。

 

05

 

雷狮说,他在期待。

 

他期待着的清晨第一束微光划破漆黑,有人踏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向他走来,晨曦会落满那人身周,缀在银白的发上,沉淀在那偏蓝紫的冷冽瞳仁里。那是比初日还要耀眼的光辉,是雷狮所喜爱着的星辰。

 

那人会用清冷的嗓音说——

 

“雷狮。”

 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

06

 

那一晚雷狮却彻夜未眠,他早早来到圣空星研究所等在实验室外。

 

谁会想到高高在上的神使会以权谋私,和圣空星研究所私底下有着见不得光亮的关系呢。

 

雷狮并不在意这些,他只需等着面目清秀的白发青年,只需牵起他的手将他带离。

 

然后说,

 

“初次见面。”

 

 

 

 

-好久不见。

/

后记:本意就是写写两个人漫长时光中普通又独特的一天,没想到变成了这样_(:з」∠)_总结一下好像是Gery→雷→←瑞来着,总觉得雷总会陷入一方面会妄想格瑞还活着去接受Gery,但又会提醒自己死者已逝的矛盾中。

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orz总之大家食用愉快!雷总生日快乐!!我爱您!!!

ae怎么能这么难,之前做着玩做了一共十多秒的两个avi,渲染成mp4后一个0s一个1s这是咋回事啊,本来还说当成预告来着。有没有ae大佬愿意教教我和我双飞啊??/哭爆😭😭😭😭😭

成品大概来生吧,画到怀疑人生,曲子madheadlove大家了解一下就好了,是糖

之前因为一些原因,一不小心将近一周没画画,而寒假,快过一半了,我的债们,天哪/试图装傻/

以前的紫_游 客官您初秋点的图,我初春终于画完了/装傻/
拖太久艾特蓝不了了,对不起我反省我面壁呜呜👻😭
只能麻烦小可爱认领一下了,真的对不起